莫砺锋答辩 莫砺锋:驽马十驾的点滴心得

2019-01-16 - 莫砺锋

经过一年多的经典阅读,我对唐宋文学的学术源头有了较好的把握,这不但为我博士学位论文的选题、撰写奠定了较好的学术基础,而且对我日后从事唐宋文学研究大有益处。比如我研究儒家思想对杜甫的影响时,就基本上能够胸有成竹。

莫砺锋答辩

我在读博期间受到的最大训练当然是撰写博士学位论文。在这方面,程先生的指导让我受用终身。首先,程先生鼓励我选题时要敢于知难而上,要选择学术意义较为重大的题目来从事研究。我最初的选题是《朱熹文学思想研究》,这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是一个非常前沿的课题,因为朱熹其人一向被学术界视为轻视文学甚至反对文学的理学宗师,他的文学活动和文学思想几乎无人问津。

莫砺锋答辩

可惜因当时看不到钱穆先生刚在台湾出版的《朱子新学案》,只好忍痛割爱,暂时放弃了这个选题。

直到十年后,我才有条件从事该课题的研究,撰写了《朱熹文学研究》这本书。放弃第一个选题后,我选择了“江西诗派”作为论文题目。“江西诗派”是宋代最大的诗歌流派,但是长期以来受到学术界的种种误解。

莫砺锋答辩

我经过细致的史实考索和文本分析,对“江西诗派”作出了比较实事求是的重新评价。这篇博士学位论文于1986年以《江西诗派研究》的书名在齐鲁书社出版后,获得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我还因此而受邀为《中国大百科全书》撰写了“江西诗派”词条。

莫砺锋答辩

我在南大读了五年研究生,毕业后又留在南大教书30多年,我在学术研究上,尤其在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生培养上有些粗浅的体会,具体可归结为两点:一个是打好功底,一个是培育眼光。

先说前者。

对于从事古代文学研究的研究生来说,语言文字功底非常重要。首先,要学好文言文。中国古代文学研究面对的文本基本上都是未经标点的古籍,这就要求我们有阅读古文的能力。《礼记·学记》:“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所谓“离经”,郑玄注:“离经,断句绝也。”就是给古文断句。不能断句,就表明你没有读懂,或者没有读通;而断句有错,就会导致对文章意思的理解有所偏差。

其次,要学好外文。也许有些同学比较轻视外文,认为外语跟我们的学科关系不大。这种看法是不对的。因为在当前形势下,任何学术研究都具有国际背景。古典文学以及包括古典文学在内的整个汉学研究都已是国际性的学术。我们中国的学人在研究,外国的学人也在研究,他们也有大量的研究成果发表出来,当然主要是用外文发表。

假如我们不懂外文,不太关注国外的文献,也就不知道国外的同行在做些什么、国际上现在对这个问题已经研究到什么程度,这样就会使我们的研究视野受到局限。当然,更长远的目标也许是要用我们的学术去影响国外的相关研究,把我们好的学术传统、好的学术成果用外文的形式译介出去,推广出去。

第三,写好白话文也是重要的。语言文字的表达,除了要文从字顺以外,我们还希望有更高的要求。因为古典文学的研究对象多是美文。既然研究对象是美文,你写一篇论文来论述、分析这篇美文,而你的论文却写得干巴巴的,毫无文采,那么你的研究价值就会大打折扣。所以我希望大家的论文能写得比较通顺,写得比较美。

除此之外,还要打好校雠学的基础。校雠学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文献学,它是指导我们治学门径的一种学问。我们的治学从什么地方开始,在确定研究方向以后,从哪些地方去找文献,找到资料以后怎么来考订这些资料本身的全、缺、真、伪等问题,校雠学就会教给你具体的方法。

我们研究一个对象,首先必须要全面掌握材料。更重要的还不仅是全不全的问题,而是真和伪的问题。因为资料不全会使结论片面,但是材料不真会使结论荒谬。古代文献中有许多白纸黑字的古书不完全是真的,它里面有大量虚假的、错误的材料,有许多伪文本混杂在我们的古文献里,那么,我们在进行研究的时候,怎能不对它进行一番文献学上的追问?怎能不追究一下它的来源,不考证一下它的真伪,不问青红皂白拿起笔来写文章?所以,文献学的根底非常重要。

我的导师程千帆先生有一个重要的观点,就是学术批评一定要建立在考据的基础之上。

再说后者。

学术眼光不是与生俱来的,它必须经过艰苦的培育、锻炼。比如说,我们治学要有怀疑的眼光。古人说的读书有隙,读书善疑,就是强调读书要能够从字缝中看出问题,能够产生疑问。朱熹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朱熹之所以学问做得那么大,成为一代宗师,最大得益于他的“好学深思”。

他说:“某读书皆尝疑来。”只有具备怀疑精神,才可能发现问题。若是读所有的书都信以为真,那就发现不了问题,也不可能开展任何学术研究,正如孟子所说:“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在此基础上,我们应该培育选题的眼光。选题就是体现你的问题意识。对研究生来说,大家的选题一定要注意体量的大小和难度的适度,因为大家的时间与功力都是有限的。当然在这个前提之下,我们还要选有一定学术价值的题目。

即使你选的是一个从没被研究过的唐代诗人,但这个诗人没有任何代表性,他在整个唐诗发展史上不代表任何轨迹点,他的存在没有多大意义,你的研究也就意义不大。当然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举个例子来说明。程千帆先生有一篇论文的选题非常好,他以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为题。

他发现,自张若虚写了这首诗一直到明代李攀龙把它选进《唐诗选》,其间没有任何人注意过它,也就是说这首杰作长期以来是被冷落的。于是程先生追究这个现象的原因何在,终于通过一首作品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之变迁考察了文学史上观念变迁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新的角度,它体现出选题的眼光。

最后,我们还要培养选择研究方法的眼光。要想解决一个问题,一定要选择用什么方法。方法并不是用得越多越好,也不是越新越好。方法的好坏,主要体现在方法对于选题来说符合不符合、恰当不恰当。在《朱子语类》中,朱熹谈到治学方法时说有的人用车子装着一车兵器,十八般武器都运来了,一会儿使枪一会儿使刀,一件件地轮换着来用,但是我只用寸铁就可以杀人。

有些研究生总认为,在古代文学这门传统学科中,凭功底,我们肯定比不过老一辈学者。

但是我们又想要把学术往前推,该怎么办?大家就关注新方法,用老一辈学者不知道的方法,这样肯定能超过他们。很多同学对新方法倾注过多的热情,总以为只要有了很好的新方法,就像神魔小说里的法宝一样,一下子就可以制敌于死命,旧题目就能做出新意来了。

但他们或许不知道,新方法并不是万能的。任何方法的掌握与使用,都一定要与自己的研究对象相适应。如果不适应,理论再时髦、再深奥,都是没用的。我们在读前辈学者的论著时,比如读王国维、闻一多的书,应当着重学些什么?主要是从中获得方法论的启发。

比如,比较喜欢用新方法的王国维先生,无论用尼采(FriedrichWilhelmNietzsche),还是用叔本华(ArthurSchopenhauer),他都不是直接地引用别人的具体结论,而是采用西方学者观察问题的视角来思考我们传统的文本。

同样,闻一多先生在研究《诗经》《楚辞》的时候,也用了大量国外的神话学、民俗学方法,可他几乎没有引用任何人的著作,而只是借其方法,学其精神。总而言之,“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工具掌握好,研究问题就好;工具不对头,往往是方凿圆枘,说不到点子上。

相关阅读
  • 莫砺锋的学生 “百家讲坛”主讲嘉宾莫砺锋教授走进曙光初中部

    莫砺锋的学生 “百家讲坛”主讲嘉宾莫砺锋教授走进曙光初中部

    2019-01-16

    3月6日上午阳光洒满校园,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央电视台quot;百家讲坛quot;主讲嘉宾莫砺锋先生走进淮安曙光双语学校初中部,与七、八年级同学们面对面交流。nbsp;莫砺锋教授1984年10月在南京大学获得文学博士学位,是新中国的第一位文学博士,现为南京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文科院士)、南京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央视quot;百家讲坛quot;著名主讲人。

  • 莫砺锋也不怎么样 莫砺锋:诗人不必专业

    莫砺锋也不怎么样 莫砺锋:诗人不必专业

    2019-01-16

    中国自古就有诗,但是没有专业的诗人。最早的诗集是《诗三百》,其中大多数作品出于无名氏之手,正如劳孝舆所说,“当时只有诗,无诗人。”当然《诗三百》中也有少数署名作品,例如《小雅节南山》:“家父作诵,以究王訩。”又如《大雅嵩高》:“吉甫作诵,其诗孔硕。”《大雅烝民》:“吉甫作诵,穆如清风。”家父是周朝的大夫。

  • 莫砺锋教你读古诗 《莫砺锋教你读古诗》:中华先民的诗意生存

    莫砺锋教你读古诗 《莫砺锋教你读古诗》:中华先民的诗意生存

    2019-01-16

    《莫砺锋教你读古诗》:中华先民的诗意生存《莫砺锋教你读古诗》古典诗歌是中华传统文化皇冠上最璀璨的明珠,是简洁优美的典范汉字文本,它们既是中小学生学习语文知识的最佳课文,也是同学们获得心灵滋润与人格熏陶的最佳课外读物。但是古诗数量巨大,佳作如林,我们应从何处入门?古诗意蕴深厚,我们应怎样循序渐进?古诗中有些词语、典故会造成阅读障碍。

  • 唐诗与宋词莫砺锋 莫砺锋| 唐宋诗词与现代人生

    唐诗与宋词莫砺锋 莫砺锋| 唐宋诗词与现代人生

    2019-01-16

    nbsp;nbsp;nbsp;nbsp;中国古代文学中,最具特色、最有水准、也最能体现民族文化的,要数唐宋诗词。美学家李泽厚曾经有一个判断:我们的传统文化光辉灿烂、博大精深,但里面有很多内容,随时代变迁,它的光辉会逐渐黯淡,有些价值会过去。但他认为只有一点是永远不会过去的,那就是唐诗宋词唐诗宋词的价值是永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