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达开的后人 【听堂】龙门阵|想不到!石达开的后人这么不争气!

2019-02-27 - 石达开

鼓楼南街是我们成都一条多有历史的老街了,听名字就晓得这里以前有个鼓楼,但是那只是一个公共设施。真要是说霸气,还是要说这条街上,上书"肇第"二字石肇武公馆了,今天我们就来摆一下这个龙门镇。

石达开的后人

石肇武的这个公馆虽然低调的叫公馆,其实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称得上是豪宅。

青黑色的大门楼,有十多米高,气势恢宏,而且又古朴简洁,一看就晓得住的人非富即贵,让底层老百姓不自觉的避而远之。再看那个呈八字形向外敞开的花瓣状的弧形的顶顶,也是相当有特色,墙上还有一些雕花,门楼正中间写了“肇第”两个字,就是刘文辉的手笔。

石达开的后人

说起刘文辉,在当时四川,那是只手遮天,出了名的大军阀,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喊你站到,你不敢坐起。

之所以刘文辉会在这个公馆题字,是因为石肇武是刘文辉干儿子。石肇武是屏山县人,传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在安顺场兵败之后,就隐姓埋名跑到屏山县石角营镇躲着,后来这个镇上就开了一家烟馆,烟馆的主人姓石,他扯虎皮拉大旗,号称自己就是石达开的儿子,石肇武就是石达开的的孙儿。

石达开的后人

至于是不是真的,就莫得人晓得了,但是在这面虎皮大旗下的石肇武,从小就是费头子一个,到处打架惹事,长大后就成了当地的无恶不作的土匪头子,江湖人称“小石老幺”。

后来他就投靠了大军阀刘文辉,而且还拜了刘文辉当干爹,从此,石肇武就跟勾子底下坐了火箭一样,一路高升,成了刘文辉的一名得力干将。很快他就当上了二十四军十二团的团长。

刘文辉占据成都平原之后,石肇武也跟着到了成都,他在成都无恶不作,把仗势横行、欺男霸女、胡作非为这种事,看得比菜市场买菜还平常,老百姓看到他都要躲起走,还拿他的名字来吓不听话的小娃娃。

大致内容都是啥子"再哭就喊石肇武来抓你了",虽然内容老套,但是有效,使用方便,还屡试不爽。简单来说,石肇武就是一个歪人,一般人惹不起的那种。所以老百姓给他取了个“花花太岁”的外号,并且迅速的流传开来。

正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到了四川爆发刘湘与刘文辉的“二刘之战”的时候,石肇武就被刘湘的手下抓了,刘湘为了抚顺民情,就把石肇武在邛崃砍了脑壳,脑壳还弄到少城公园示众,石肇武的公馆“肇第”当然也就被没收了。

之后成都的旧政府就搬到这儿来办公,解放后,当时的市公安局交通大队,也就是现在的交管局又搬到这儿办公。途中经历了改造,但是还是保留了公馆的特色门楼。

几年前,由于门楼的通道有点狭窄,已经影响了交管局的日常工作。就干脆把那么这个经历了无数风雨,在鼓楼南街矗立了八十多年的门楼,就一砖一瓦按照原样搬到文殊坊去了,现在走那边去看,虽然它还是那么沉默,但是不要忘了今天我们摆的这些,不要忘了在这个建筑身上发生的那些人、那些事。因为这些才是是成都独有的龙门阵啊。

相关阅读
  • 石达开电影 关于石达开的行刑照片

    石达开电影 关于石达开的行刑照片

    2019-02-27

    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幅图就是石达开行刑照片。从画面上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张黑白色的照片,石达开被绑缚在一根椿木桩上,表情坚毅,面不改色,几个清朝刀斧手正拿着刀在他的身上一刀一刀地割这,胸前和大腿部已经被刀割了很大的几个窟窿,血流不止,而石达开却始终不曾叫喊,态度决绝,慷慨赴死,任凭清兵如何残忍地迫害他。

  • 石达开儿子 石达开的五岁儿子 真的是养大了活剐三千刀吗?

    石达开儿子 石达开的五岁儿子 真的是养大了活剐三千刀吗?

    2019-02-27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最为勇猛的将领,据说将曾国藩都逼到了跳河自尽的地步,19岁的时候到达人生巅峰,成为了太平天国里的核心人物,天京事变后,石达开带领数十万军队前往四川,想要在四川自立为王。可是石达开毕竟年轻气盛,有勇无谋,因为指挥失误,在四川大渡河的时候就只剩下4万不到的士兵,然而正准备大渡河的时候,石达开的爱妾生下一子。

  • 石达开之死现场记录 揭秘石达开之死 石达开凌迟现场惨不忍睹

    石达开之死现场记录 揭秘石达开之死 石达开凌迟现场惨不忍睹

    2019-02-27

    石达开的一生都是熠熠夺目的,无论是其在军事上的作为,还是在政治上的作为,还是在生活上的作为,连石达开的死都让人为之动容,为之落泪。石达开用自己的一条命换取全军4千人的命,最终被凌迟处死,千刀万剐之痛也坚决不吭声,硬汉一枚。揭秘石达开之死石达开是一介能人,洪秀全起义能成功石达开功不可没。起义胜利后,建立帝都。

  • 石达开被凌迟过程 石达开被凌迟处死过程

    石达开被凌迟过程 石达开被凌迟处死过程

    2019-02-27

    史载,石达开受刑时,被割一千多刀,从始至终默然无声。清兵把石达开和宰辅曾仕和、中丞黄再忠等绑赴刑常石、曾二人分别被面对面缚在两个十字木椿上。执行凌迟时,刽子手先对曾仕和割第一刀,曾仕和受疼不过,惨叫狂呼,石达开斥责他说:“为什么...石达开作为太平天国核心成员,曾经为太平天国的半壁江山立下过汗马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