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砺锋百家讲坛 莫砺锋带你走进经典视野中的唐诗

2019-01-16 - 莫砺锋

交流思想、汇聚智慧、点亮未来,9月16日,交汇点公开课第五讲请来新中国第一位文学博士、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大家莫砺锋教授。莫砺锋教授记忆力绝佳,唐诗诸篇信手拈来,演讲全程脱稿,妙语连珠,幽默诙谐。与现场的300多位慕名而至的唐诗爱好者以及线上5万多网民交流了自己对经典,以及唐诗何以成为经典的见解。在莫教授看来,唐诗与我们毫无距离,经典唐诗具备引领作用。

莫砺锋百家讲坛

唐诗是怎样的经典?

“唐诗是诗歌中的诗歌”

“一部经典著作就是一本你即使重读也好像是初读那样带来发现的书。”“一部经典著作就是一本你即使初读也好像是在重温的书。”莫砺锋借用意大利当代作家卡尔维诺的两句话,来阐释他对“经典”二字的理解。莫砺锋说,他的人生第一经典是《论语》,第二便是唐诗宋词。

莫砺锋百家讲坛

在诗人艾青看来,诗歌是文学中的文学。而在莫砺锋眼中,唐诗则是“诗歌中的诗歌”。的确,唐诗把方块汉字所具有的审美潜能充分发挥出来。诗歌的基本句式,五言诗、七言诗,都是从唐朝开始定型的。但莫砺锋也坦言,唐诗之所以成为经典,不在于句式、平仄,不在于她多美,而在于她传递的内容。

莫砺锋百家讲坛

写诗对于唐代人来说就是一种日常生活,唐代人高兴时写诗,悲伤时也写诗;相见写诗,别离也写诗;金榜题名时写诗,降职贬官时也写诗;直面壮丽河山要写诗,独处人生逆旅也写诗。流传至今的唐诗金句,是最凝练的时代风俗画。

莫砺锋百家讲坛

“我相信我们很多的生活细节,都可以从唐诗中间找到一个优美的展现。唐诗跟我们离得很近,读起来很容易产生共鸣。”莫砺锋如是说。他特别指出,中国古人非常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并在自然之中得到精神的愉悦和安慰,而这一点,在生活场景日渐碎片化的今天,已经渐渐消失。

唐诗为什么是经典?

“唐诗有精神的引领作用”

“唐诗中的经典作品可以给我们以人生观、人生态度上的一种指导,可以对我们的人生的一种态度精神进行熏陶、感染和提高,有精神的引领作用。”莫砺锋这样评价唐诗的价值。唐代好诗层出不穷,好诗人也辈出,通读《全唐诗》的莫砺锋自然有着自己的评价。他列举了唐朝最耀眼的三个诗人,并风趣地说,就像一般的颁奖会一样,可以分出一、二、三等奖,分别是沉郁顿挫的杜甫,豪情满怀的李白,还有知足常乐的白居易。

“三剑客”中,莫砺锋给予评价最高的是杜甫。他谈到自己1973年插队时的人生经历,“那时我正在地里用镰刀割稻,一阵狂风从天而降,刮破了为我遮蔽了五年风雨的茅屋。”奔回屋里一看,不是杜诗里的“卷我屋上三重茅”,而是“卷我屋上全部茅”!他的讲述引来阵阵笑声,他接着说,“从那个时刻起,杜甫在我心中的分量超过了李白。杜甫关心天下苍生的伟大情怀穿透时空来到我身边了!”

在莫砺锋看来,杜甫的人格有高尚的意义,他的引领作用在何处呢?莫砺锋解释道,458首现存杜诗,最核心的价值倾向就是儒家精神的诗歌表述。儒家精神,仁政爱民也好,仁政爱仁也好,杜甫理解得最真切。

唐诗的当代意义是什么?

“唐诗是现代读者心头活的文本”

唐诗是向导,当代人被她带到长安、广陵、白帝城,带上黄山、庐山、终南山,带入春晓、斜阳、塞下,带去夜泊、怀古、长相思。她成了对历史的导览、对美的导览。然而莫砺锋也慨叹,不少当代人是“不懂生活”的——“傍晚,走进一个酒楼,要一个包间,走到里面,哪怕外面明月当空,进去先把窗帘给拉上。”“明孝陵梅花盛开的时候,我给同仁打电话说,这两天花开得正好,你们来看一看,十有八九得到的答复都是这两天正忙。”

在被碎片化的生活挤压之后,我们可以从唐诗中回味古人曾经有过的动人瞬间,理解我们生活中间本来很美好的片段。

唐诗的写作对象也可以被当代人借鉴。莫砺锋批评现在不少诗歌写作者“不为大众写诗”,追求个人化、隐匿化,写得让人读不懂,这样的作品只能“埋到地下,等考古队发掘出来再读”。

莫砺锋特别提到,阅读唐宋诗词典范作品,可以在审美享受中不知不觉受到感染。这个过程就像杜甫所描写的成都郊外的那场春雨一样,“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所以唐诗虽然距离我们有1400年的距离,但实际上她始终是现代读者心头活的文本,这是其最大的现代意义。 交汇点记者 朱 威

相关阅读
  • 莫砺锋诗意人生 开山大师兄|莫砺锋de诗意人生

    莫砺锋诗意人生 开山大师兄|莫砺锋de诗意人生

    2019-01-16

    本文受访者莫砺锋1949年生于江苏省无锡市。1984年10月在南京大学取得博士学位,是新中国第一位文学博士,师从程千帆先生。莫砺锋1984年以后在南京大学中文系任教。现为南京大学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2017年7月8日,莫砺锋于南京接受作者采访,访谈中,当被问及未来人生还有哪些希望完成的计划时。

  • 杜甫评传莫砺锋 莫砺锋:我们今天怎样继承传统

    杜甫评传莫砺锋 莫砺锋:我们今天怎样继承传统

    2019-01-16

    我与巩本栋教授一起从南大来到武大参加纪念刘永济先生诞辰一百三十周年的盛会,本栋兄曾钻研过刘先生的学术成就,且整理过刘永济先生的遗著,完全有资格来此参会。我则不同,对于我来说,刘永济先生的学术成就有如数仞门墙,“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我来参会的主要目的是来向刘先生致敬。在上世纪五十年代。

  • 莫砺锋说唐诗全文 莫砺锋:让诗意充实我们的生活

    莫砺锋说唐诗全文 莫砺锋:让诗意充实我们的生活

    2019-01-16

    诗词大会火了,掀起一阵古典诗词热潮,谈论的人多了,对某些平时不接触这些东西的人而言,也就心生出些许困惑:古人的生活距离我们那么远,这些“老古董”好在哪里?现代出行,如何有“十里长亭”送友人的诗意?现在一个人喝闷酒,也没人会拿着一壶酒去花间独酌吧?近日,南大教授莫砺锋来到书香南京大讲坛共读南京品读会,开讲“我们为何读古典诗词”。

  • 莫砺锋诗话 莫砺锋的唐诗札记:死生相隔的唱酬名篇

    莫砺锋诗话 莫砺锋的唐诗札记:死生相隔的唱酬名篇

    2019-01-16

    唐肃宗上元二年(761)正月七日,高适在蜀州作《人日寄杜二拾遗》:唐代宗大历五年(770),流寓潭州的杜甫作《追酬故高蜀州人日见寄并序》:两位大诗人的唱和,不仅时隔九年,而且一存一亡,堪称死生相隔的唱酬名篇。杜诗序言中交代了写作缘由:所谓“已十馀年”“又六七年”,均为约略之词。高、杜的生平行迹都比较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