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砺锋厉害吗 莫砺锋:没读过易中天的书 《百家讲坛》不好玩

2019-01-16 - 莫砺锋

    对于易中天品三国,王立群讲史记来说,有的是吸引人的有趣故事,但唐诗里多的是韵味和审美,趣事却不好找。“难就难在他们让我多讲诗人生平,多说一些有趣的情节,其实讲唐诗倒没什么有趣的故事可讲,”提起挖掘奇趣,莫砺锋曾拒绝过一些十分无厘头的邀约。

莫砺锋厉害吗

曾有出版社邀请莫砺锋写《杜甫大揭秘》,一听意在猎奇的题目,莫砺锋就婉言拒绝了,“杜甫没什么好猎奇的,他的生平很清楚,没有秘密!” (记者 杨扬)

(资料图片)

    莫砺锋,男,1949年生于江苏省无锡市。1966年毕业于江苏省苏州高级中学。1968年下乡插队,在江苏省太仓县和安徽省泗县务农、做零时工。1978年考入安徽大学外文系英文专业。

莫砺锋厉害吗

1979年考取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师从程千帆教授专攻中国古代文学,1982年获文学硕士学位,1984年获文学博士学位,是为国内首位文学博士获得者。1984年以后在南京大学中文系任教,其间于1986年9月至1987年7月在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学社任高级访问学者,1996年9月至1997年7月在韩国全南大学任客座教授,2001年9月至2002年2月在台湾清华大学任客座教授,2006年9月至2007年1月在香港浸会大学任客座教授。

莫砺锋厉害吗

现任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并任河南大学、郑州大学、安徽大学、河南师范大学、广西大学、广西师范大学、南通大学兼职教授,江苏省政协常委。

学术兼职有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教育部人文素质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教育部中文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韵文学会理事、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宋代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杜甫研究会副会长、中国陆游研究会会长、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学术委员、安徽师范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等。

莫砺锋厉害吗

一个人的苦难——读莫砺锋《浮生琐忆》

    在一次与徐雁教授的闲聊中,提及莫励锋教授的近作《莫励锋诗话》,平易近人的徐老师却把他案头的《浮生琐忆》借给了我,他要我先从这本书开始阅读,阅读这位作为我半个太仓老乡的中文系教授。

用作者自己的话说,这是一本与古文纸堆无关的书籍,是他在台湾讲学期间,独居异乡,偶见江南遍地开花的野菜“马兰头”,从而打开了他的人生记忆闸门,也就有了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浮生琐忆》。

而在我看来,这恰恰是一本记录个人苦难的琐碎版编年史。一直以来,对这位我们共和国第一位自己培养的文学博士,南大中文系鼎鼎大名的莫大先生,我怀有一颗崇敬敬畏甚至是顶礼膜拜之心,怎奈才疏学浅,偏又无知者无畏,难得有这样一本莫先生的非学术性著作,也就休怪我胡诌乱语几分吧。

    对于莫先生,我只是在开学典礼上得以一睹其大师风采,翩翩学者气质跃然入目,儒雅,并且深沉。除此以外,便是N次听到那位忒可爱的计算机老师忒不严肃的说,莫先生一直很严肃。我颇不情愿的以为,这下又得的严肃阅读一回了。

    然而,《浮生琐忆》带给我最直接的印象,便是亲切,远非严肃。

    亲切由何而来?按说,莫先生与我的距离,用太仓话来讲,怎一个“远空八只脚”了得!一个是学富五车满腹经纶著作等身人生阅历丰富的老教授,一个只是学识浅薄好吃懒做虚度年华至今碌碌无为的小丫头。

可是,同乡之情转瞬间拉近了我们的距离。莫先生是无锡人,却生长于太仓,插队于太仓,是个地地道道的“苏插”(“文革”期间,由苏州下放到太仓的知识青年)。

巧的很,我的父亲也是个“苏插”,莫先生是“老三届”的高中生,而我爸则是那个年代的初中生,亲切之情亦便油然而生。

    我时常开玩笑,说我爸是个沉默寡言的中年人,他平时很少说话,可是每一次与我的谈话必中我痛处,直恨的我牙痒痒。我对他的了解也便知之了了,甚至于偷偷翻阅他藏在我幼时玩具柜中写于“文革”期间的日记才渐渐懵懂稍许,诚然,局囿于如我这般八十年代生人有限的理解范围之内。恰是在这一基础之上,我开始阅读《浮生琐忆》。

    如此这般,我一反游手好闲的常态,开始凝重地思索,人的这一生,究竟有多少的路程需要徒步而过?它们是那般的平淡、安稳,不值一提,芝麻蒜皮般絮絮叨叨,却需要每一个个体本身用尽全力去体味,而后蜿蜒前行。

说起“文革”,我们这群出生于八十年代的小孩往往会故作深刻地说,这有什么,不过是疯狂的人群处于疯狂的年代经历疯狂的折磨而已。固然,共和国某个十年的历史所带来的苦难是属于一个民族,一个大的时代的。

可是,当他归置于一个个人,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本体时,他所需要承受的也就远非几句话说说而已那般简单,那般虚无了。这是实实在在存在于你身上的苦难坎坷,纯粹并且残酷。

    而这种纯粹的残酷,等到出现在莫先生身上时,他选择隐忍。他与我的父辈们经历的那个时代,可谓“要长身体时没饭吃,要读书时没书读”。诸如此般的细节贯穿全书,俯拾皆是。

比如在《我的爷爷奶奶》一文中提及,在“三年自然灾害”的第一年,由于他爷爷奶奶的到来,全家人口粮告急,使得那个春节,仅仅在大年夜吃上顿白米干饭,而其他的,便只能以胡萝卜粥果腹。”从当下的营养流行趋势看来,诸如此类的杂粮菜粥倒不失为瘦身健康的佳品。只是,今天的我们在品尝把玩时,还能体味出其中的苦涩吗?

    岁月坎坷,人生无常,苏高中毕业的莫先生失去了考大学的机会,反而流落至淮北。“农民们一天到头只能吃到三四十斤麦子,其余的口粮全是玉米和山芋干”,然则这些,对于刚刚失去父亲的莫先生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只想着离开琼溪,离开那块写满个人惨痛,并且无奈记忆的土地。

    时代的车轮,滑动过那一代人的成长印记。走过“十年” ,恢复高考,莫先生的苦难历程似乎告一段落。可是,那些琐碎的记忆,带给我们的,又何止于一个人的苦难?(浮小沉)

     <百家讲坛>上马未都新解<静夜思>遭受质疑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这可以说是每个人最为熟悉的唐诗了。但是,恰恰就是这样一首人人皆知的唐诗,却在近日引发争议和质疑。“床前明月光”中的“床”不是睡觉的床而是马扎(北方可折叠小板凳)!

1月2日,第一位登上《百家讲坛》的收藏家马未都在讲座中抛出其独特的观点后,引起外界一片哗然 ,1月6日湖南娱乐频道总监张华立在博客中公开批驳马未都。而马未都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并不会急于对外界的反驳做出回应,真正的文化是不用噱头也能吸引观众的。

    <百家讲坛>谈古论今 马未都用收藏触摸历史

    2008年第一缕阳光,温暖而淡然,一如马未都先生那充满神采而又儒雅、淡定的表情。2008新年开篇的央视《百家讲坛》上,他谈古论今,旁征博引,诙谐、自如,带观众领略古典文化艺术的无穷魅力。

    面对国内一浪高过一浪的收藏热,新年之际,《百家讲坛》趁势推出了“马未都说收藏”系列讲座,邀请著名收藏家马未都走上荧屏,与广大观众一同分享他的收藏心得。

    据悉,“马未都说收藏”将分为三个单元,共44讲,包括家具10讲、陶瓷24讲和杂项10讲,2008年1月1日起,开始在央视10套《百家讲坛》栏目中播出。

这也是马未都将他30年来的研究成果首次公诸于世。与以往不同的是,“马未都说收藏”将突破旧有模式,不再重复人们耳熟能详的历史故事,而是以学者的视角,透过藏品的表象,探究其所处年代的人文和社会背景,阐述传统文化对我们的先人,包括我们现代人的生活所产生的深远影响。

同时,为了提升讲座的趣味性和实用性,马未都将会在讲座中破译文物密码,从而修正前人的谬误,为收藏爱好者提供收藏箴言。

相关阅读
  • 莫砺锋的学生 “百家讲坛”主讲嘉宾莫砺锋教授走进曙光初中部

    莫砺锋的学生 “百家讲坛”主讲嘉宾莫砺锋教授走进曙光初中部

    2019-01-16

    3月6日上午阳光洒满校园,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央电视台quot;百家讲坛quot;主讲嘉宾莫砺锋先生走进淮安曙光双语学校初中部,与七、八年级同学们面对面交流。nbsp;莫砺锋教授1984年10月在南京大学获得文学博士学位,是新中国的第一位文学博士,现为南京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文科院士)、南京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央视quot;百家讲坛quot;著名主讲人。

  • 莫砺锋也不怎么样 莫砺锋:诗人不必专业

    莫砺锋也不怎么样 莫砺锋:诗人不必专业

    2019-01-16

    中国自古就有诗,但是没有专业的诗人。最早的诗集是《诗三百》,其中大多数作品出于无名氏之手,正如劳孝舆所说,“当时只有诗,无诗人。”当然《诗三百》中也有少数署名作品,例如《小雅节南山》:“家父作诵,以究王訩。”又如《大雅嵩高》:“吉甫作诵,其诗孔硕。”《大雅烝民》:“吉甫作诵,穆如清风。”家父是周朝的大夫。

  • 莫砺锋写的诗 莫砺锋:唐诗宋词是最好的“情书”

    莫砺锋写的诗 莫砺锋:唐诗宋词是最好的“情书”

    2019-01-16

    现代快报讯(记者白雁胡玉梅文吉星摄)apos;我本来是想学理工,但是因为我在苏高中时的语文老师教得好,所以我对诗词很感兴趣apos;7月15日早上,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莫砺锋来到第七届江苏书展,进行名为《唐宋诗词入门谈》的讲座。他用幽默风趣的语言跟读者交流我们为什么要读唐诗宋词?我们要读什么样的诗词?写情书可以用上李商隐的诗莫砺锋的讲座。

  • 莫砺锋给高宽的回信 莫砺锋:当你心情欠佳的时候 千万不要登高眺远

    莫砺锋给高宽的回信 莫砺锋:当你心情欠佳的时候 千万不要登高眺远

    2019-01-16

    古人曾以为大地是平面的,要是果真如此,我们只要站在平地上就能看得很远很远。我在淮北的时候,曾站在田野里四处眺望。矮矮的玉米还没有长成青纱帐,我的视线一直延伸到天边。我忽发奇想,要是大地是一个平面,那么再远的地面景物也应在我的视野之内,而地平线则会出现在从我的双眼沿水平方向延伸出去的极远处。果真如此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