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利泽去哪了 记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教授

2019-08-12

当看到科室的弱小、学科的滞后,他青年立志、两度出国,带着先进的理念和成果归来,领导科室迸发了强劲的生命力,走到了国内本专业的前列,具有了国际影响力;

当手术病人面对生命之痛的恐惧,他会面带笑容轻声地说:“我们医院每天像你这样手术有几百台,你只是其中之一”;

熊利泽去哪了 记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教授
熊利泽去哪了 记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教授

当同事、朋友、学生面对困苦时,他会轻轻地安慰一句:“Nothing is impossible”;

当国难来临,他挺身而出,带领医疗队奔赴北京小汤山抗击非典第一线,奔向汶川特大地震的救援现场,奋战在青海玉树抗震救灾前线,抢救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

熊利泽去哪了 记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教授
熊利泽去哪了 记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教授

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在30年的从军、从医人生路途中,用无私的爱和奉献谱写了一曲曲辉煌乐章。

“你就是你想成为的那个人”

熊利泽虽属虎,但言谈举止没有一点“虎气”。鼻梁上金丝边眼镜,遮不住总是含着笑意的眼睛。熊利泽曾写道:“每个人都想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只要努力坚持,你就一定会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人。”

熊利泽去哪了 记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教授
熊利泽去哪了 记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教授

他心中的“那个人”是什么样?患者说:“熊医生把我们当亲人,大事小事从不厌烦,真是个好医生”;同事说:“熊院长淡泊名利,一心扑在工作上,这样的人真难得”;领导说:“熊利泽抓工作有板有眼,抓业务精益求精,这样的人放心”;灾区的群众说:“熊院长和蔼可亲,医术高明,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熊利泽去哪了 记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教授

为了成为这样一个人,熊利泽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辛勤和汗水。

1985年,熊利泽以优异的成绩从第四军医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被分配到西京医院少有人愿意去的麻醉科。原因是麻醉科风险大、学科弱小,工作特忙还不被外界认可。血气方刚的他暗下决心,将来一定要成为改变麻醉科面貌的人。

回忆自己的那段时光,熊利泽说:“为了尽快提高自己的能力,我几乎天天待在科室,一有麻醉手术就去帮忙,节假日也不例外。”由于表现突出,科室派他到北京协和医院学习重症医学。一年的临床培训和学习,让他在临床技能和科研思维方面得到迅速提高。

随后,熊利泽以本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研究生。读研期间,他又决心到国外学习最新的麻醉学理念和技术。经过努力,他顺利通过出国考试,被派到英国牛津大学Nuffeild 麻醉学教研室进修学习,后来又来到了日本山口大学学习和研究。

1996年,34岁的熊利泽被破格任命为麻醉科主任,成为当时四医大最年轻的科室主任和学科带头人。他提出了科室发展“三靠”的逻辑方略:靠学术研究提高学科知名度,靠学科知名度吸引优秀人才,靠优秀人才提高科研和临床水平。

他介绍国外的学术前沿,宣传先进的从医理念,手把手地把技术传授给年轻人,心贴心地和老教授商谈强科之计。麻醉科每天150多台手术,每年31000多例麻醉任务,多年来没有发生一例麻醉意外,这在全国都处于前列。

在熊利泽的带领下,麻醉科先后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23项,承担军队课题和其他省部级课题10余项,获陕西省科学技术一等奖2项,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科学基金、海外青年合作研究基金、重点基金和国家新药创制专项课题等14项。仅2009年,全科在世界权威杂志发表SCI论文15篇,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5项。

如何预防围术期心脑缺血再灌注损伤已成为麻醉领域的重要研究课题。熊利泽带领课题组对保护围术期心脑非缺血性预处理的方法及机制进行了深入系统的研究,并将研究成果成功应用于临床,在国际上获得了创新性研究成果。该成果先后在国际知名杂志上发表论文43篇,在国际、全国学术会议做专题讲座33次,出版专著5部,获国家实用新型专利3项,在全国15所三级甲等医院推广应用后,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

如今,步入不惑之年的熊利泽,已从当年的小医生成长为世界麻醉医师学会常务理事、世界麻醉医师学会亚澳区副主席,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他先后获得军队“科技银星”、“育才银奖”,荣立二等功1次,被评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抗震救灾模范”。

“医生要敢于承担责任”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在查房。

“为了病人的健康,作为医生要敢于承担责任。”这是熊利泽常说的一句话。

无论是当科室主任、副院长、院长,他都没有离开麻醉学事业半步,只要是重要的麻醉手术,他都要亲自去看,确保万无一失。

长期以来,不少医院一直将多种药物搭配注入硬膜外腔以达到镇痛效果。熊利泽对这一做法提出了不同的看法,“硬膜外腔不是垃圾箱,不能什么药都往里面倒,不能只关注了短期内镇痛作用,却忽视了远期危害。为了病人的健康,作为医生要敢于承担责任!

”一次,一名78岁的急诊危重病人,肠梗阻伴高血压,需要马上手术,如果按照原来的方法,患者可能在术后会出现并发症。如果有针对性地使用一到两种麻醉药物,术后会恢复很好,但麻醉医生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和责任。熊利泽当机立断,选择第二种方案!术后患者恢复情况非常好,没有出现任何并发症。

在熊利泽从医治院的理念中,一贯以“善”为本。“善”不仅体现在对病人高度负责,还需要用先进的医疗技术,为患者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在医疗实践中真正体现“大医精诚”的内涵。

医疗纠纷为何增多?也是熊利泽经常思考的问题。特别是当了副院长后,他身体力行,亲自下科室调研,深夜研究案例资料,从各式各样的医疗纠纷中寻找规律。2009年3月17日,陕西省三级医院院长例会启动仪式暨首届例会在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隆重举行。25家三级医院院长和卫生部门领导共同研讨医疗安全问题,熊利泽作了《医疗纠纷的防范与医疗安全》专题讲座,引起了与会者的共鸣。

在熊利泽看来,出现医疗失误的主要原因有三查七对、术前讨论等制度不落实;技术水平不够,如做自己不能胜任的手术;专业知识欠缺,犯常识性错误;人员安排不当;不及时报告,结果小错导致大后果,如手术大出血开始不报告上级医生,等最后无法控制再叫上级医生时,便会失去抢救病人的机会;缺少分享,重复同样的低级错误和医患沟通不足等。

熊利泽根据调研结果,结合医院实际,从抓基础医疗和护理质量入手,定制度、补漏洞、抓落实。为了规范管理,他率队编辑了《制度手册》,医务人员人手一份。从告知制度、会诊制度到手术制度、病历管理制度出台15个制度、2个规定,从制定规则、监督过程到实施奖惩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管理链。

通过科学预防,提高从医者的理念;通过精细化的医疗管理,从根本上堵住不安全漏洞。熊利泽当副院长以来,医院的医疗纠纷逐年下降,近三年每年医疗收入增长4亿元。门急诊量、住院人数、手术量连续攀升。

今年年初,走马上任西京医院院长不久的熊利泽在谈到医院今后的发展时,把眼光放得更远:在高平台上提高医院的核心竞争力,形成规模化的精湛医术;健全人才机制,培育可持续发展的西京精英人才;重视学习国际上先进医院管理经验,培育建设代表国家水平的“中华名院”的管理团队;内化精美服务理念,在更高层面上提高医疗服务水平……如此众多治院良策,在他心中已经孕育成了一盘“中华名院”的崛起之棋。

参加玉树抗震救灾的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

“面对灾难,勇敢地挺身而出”

熊利泽说:“作为军人,面对灾难,要勇敢地挺身而出,这是军人的本色和骄傲。”

2003年的非典疫情是所有人都无法忘记的日子。熊利泽临危受命,面对生死考验,面对党和人民的重托,他毅然担当起四医大赴京医疗队队长、小汤山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兼党支部书记的重任。他第一个向小汤山医院立下军令状,带领着全队81名同志,在50多个日日夜夜,成功救治了7名危重患者,使25名非典患者康复出院,实现了“高治愈率、低死亡率”。他带领的医疗队被评为抗击非典先进集体。

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作为西京医院野战医疗所所长,熊利泽在接到组建医疗队赴川抗震救灾的任务后,他组织挑选野战医疗所最强的阵容和最优良的设备,火速抵达绵阳市安县。在没有水电、当地医疗机构基本损毁的情况下,他组织医疗队仅用1个小时就展开野战救护帐篷,迅速建立距离重灾区北川县最近、医疗条件最好、具备手术条件的野战医院,为后续医疗救援提供了成功的经验。

回忆这场惊心动魄的生死大救援时,熊利泽感慨地说:“当一排排倒塌的房屋扑面而来,当一具具遗体从瓦砾中缓缓抬出,当一个个母亲亡命般地冲出隔离带,冲向担架上已经永远沉默的孩子时,我感到生命的脆弱与无助,也感到肩上的责任和使命。”

被废墟整整埋了96个小时的徐丽被救出来,熊利泽和战友们抬着担架,在两公里的泥泞山路足足走了40分钟,终于将徐丽抬上一辆救护车。在强烈的余震中,摇晃着奔驰了40公里到达安县野战医院。紧急抢救,输液、拍片、B超检查、纠正电解质紊乱,手术清除坏死组织……经过一系列紧张有序的抢救,3天后,终于把她从死神的手中夺了回来。

30多个日日夜夜里,在北川、在安县、在江油、在绵阳、在平武,熊利泽和他的战友们救治了7364名伤员,危重伤员1113人,开展手术2196例,无一例死亡。

2010年4月15日,熊利泽作为第四军医大学国家应急救援医疗队队长,带领战友们奔赴青海玉树抗震救灾前线。在18天的时间里,熊利泽带领医疗队在高寒缺氧的艰苦条件下,争分夺秒、抢救生命,捷报频传,成功收治伤病员1692人,接诊军人745人次,完成手术近百例,为灾区人民的健康福祉、救灾官兵的身体健康作出重大贡献,受到了胡锦涛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熊利泽,这位温文尔雅的世界麻醉学领域著名专家,这位儒雅的军队名牌医院院长,这位坚毅智慧的第四军医大学国家应急救援医疗队队长,载着水的美德,怀着对党和军队的忠诚,对医学事业的执著,对伤员患者的真诚关爱,用精湛的医术和学识,用纯朴的真情和厚德,用智慧的理念和思维,用坚强的意志和精神,唱响了新时期人民军医爱党、爱军队、爱人民、爱事业的“上善若水”之歌。(段晓宏)(健康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