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容止 一曲《凤求凰》 铿锵两千年

2018-12-22 - 凤求凰

10月17日晚,由成都传媒集团所属文投公司、四川民族歌舞团、成华区文广新体局联合出品,2018国家艺术基金扶持项目——大型原创音乐剧《蜀女卓文君》在东郊记忆演艺中心首演。在汉代成都令人心驰神往的山水间、清风里,司马相如、卓文君的千古爱情徐徐展开……演出现场,一曲《凤求凰》传唱千年,一个传统经典的当代重生,一部唱响天府文化的优雅呈现,令现场观众意犹未尽。

凤求凰容止

演出将持续到11月5日,连演20场。总导演、艺术总监兰卡布尺说,《蜀女卓文君》首演之后,还计划展开人民大会堂等海内外巡演,让天府文化走向世界。

一场感官盛宴

全剧分为序曲《凤凰于飞》《绿绮定情》《雨夜奔情》《当垆卖酒》《琴瑟若断》《白头吟韵》尾声《凤凰和鸣》,以西汉临邛大富商卓氏之女卓文君和著名辞赋家、音乐家司马相如的爱情故事为原型,演绎了一首凤求凰的凄美音乐史诗。

凤求凰容止

“全剧情、景、乐美不胜收”“我就住在琴台路附近,卓文君司马相如的故事,再熟悉不过,音乐剧将这份浪漫与传奇演绎到了极致。”“《蜀女卓文君》是有血、有肉、有灵魂的,是有中国气派、巴蜀魅力、成都精神的。”观众的感叹不绝于耳。

凤求凰容止

一场汉服大秀

从金沙文明的源远流长到文人墨客的川行华章、从“文君当垆”的浪漫到“芙蓉满城”的唯美……千百年来,成都既传承着灿烂辉煌、弦歌不辍的巴蜀文脉,又书写出丰富多彩、独具魅力的天府文化。“文君当垆、相如涤器的故事,家喻户晓,映衬出成都的商贸繁华、优雅闲适,已经成为了天府文化——优雅时尚的代表。

凤求凰容止

而西汉蜀地、音乐辞赋、才子佳人,《蜀女卓文君》的音乐符号、爱情元素,完全具备打造成‘国际化城市文创品牌’的条件和基础。”该剧总导演兰卡布尺向记者介绍。弘扬中华文明,发展天府文化,努力把成都建设成为独具人文魅力的世界文化名城,《蜀女卓文君》将谱写出动人的乐章。

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剧以现代审美手法全新演绎“凤求凰”,舞美独具匠心,十八古琴开场、千只“萤火虫”放飞等场景,辅之以动人的音乐,对传统文化的热爱之情,油然而生。让观众眼前一亮的还有卓文君、司马相如等的服饰,宛如一场汉服大秀,汉服的形制、绣花、配色上都尤为讲究,呈现了汉服古典华丽之美。

无论是青春貌美卓文君,还是雍容的卓母,贴心的侍女灵儿,不同的角色人物性格,搭配不同的汉服,展现了女性如同百花一样的仪态万千。男子服饰则儒雅与大气并重,司马相如的气宇轩昂,卓王孙的财大气粗,县令王吉的老成持重,人物特征非常鲜明。

相关阅读
  • 凤求凰演员表 《凤求凰》让人“爱”不起来 配角演技完虐剧中主角

    凤求凰演员表 《凤求凰》让人“爱”不起来 配角演技完虐剧中主角

    2018-12-22

    最近热播电视剧《凤求凰》已经告一段落,硬生生的在近期火热的都市剧中刷出自己强烈的存在感。很多人都知道《凤求凰》是一部超级“IP”大剧,全网都在期待着这个IP大剧的出现。它能否突破“IP”魔咒的大关?能否给观众眼前一亮?那就让小编带着你们来分析分析吧!首先我们从主演阵容来看,男女主分别是宋威龙和关晓彤。

  • 凤求凰漫画 如何赏析司马相如的《凤求凰》?

    凤求凰漫画 如何赏析司马相如的《凤求凰》?

    2018-12-22

    由于并不是太了解《凤求凰》(之前都只关注爱情故事去了),所以百度了一下,希望可以帮到你哟()作者司马相如,原名长卿,对,你没看错,就是白豆腐的那个长卿,战国名相蔺相如的超级超级大迷弟,觉着长卿并不足以彰显自个儿头号粉丝的地位,故改名为相如,立志与偶像肩并肩。彼时司马相如并未成名,家境清寒。

  • 凤求凰天衣有风 王者荣耀双11有皮肤返场吗?凤求凰双11会返场吗?

    凤求凰天衣有风 王者荣耀双11有皮肤返场吗?凤求凰双11会返场吗?

    2018-12-22

    一年一度的双11狂欢节就要到了,本周二更新王者官方也放出了一波节日福利,在这之前大家都很关心双11会不会有返场活动,说到返场,热度最高的肯定是李白的凤求凰,这款皮肤是去年周年庆的返场皮肤,那么今年还会返场吗?双11凤求凰有返场吗?一起来了解一下吧。【凤求凰返场说明】1、凤求凰双11有返场吗?双11活动已经全部放出。

  • 重生之凤求凰 邛崃将重点打造临邛古城、邛窑遗址、凤求凰

    重生之凤求凰 邛崃将重点打造临邛古城、邛窑遗址、凤求凰

    2018-12-22

    nbsp;nbsp;卓文君,是邛崃最大的文化IP。就在一个多月前,市委主要领导带队前往邛崃市现场办公,深入分析邛崃当前面临的机遇、困难和挑战,明确提出在公园城市建设、区域协作、建强现代产业体系、乡村振兴、提高企业市民获得感、干部队伍建设六个方面重大要求。针对存在的“对优势资源的挖掘和品牌打造不够”“特色文旅资源开发不足”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