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谈儿子李戡 李敖去世| 儿子李戡谈父亲:我早晚要接父亲的班

2018-12-20 - 李戡

Qyuedu:你的言论和文章里,一贯表示出对内地很大程度的好感。但是我发现很多网友似乎不领情,认为你和你父亲对大陆并不真正了解,而是一种凭空的想象,你怎么看?

李戡:我们的想法很简单,你不能因为对大陆的一些现状不满,就对整个国家失望,甚至喜欢起美国来。所以我一直很看不起很多媒体,上个月我爸爸在世博会参观也讲了一些话,然后有些媒体就说,李敖老了,以前怎样,现在怎样。

李敖谈儿子李戡

可是我爸爸现在出了《阳痿美国》,犀利程度远超过以前任何一本书,他把美国两百年的历史都翻出来了,他这样叫老吗?你不能因为我爸不按照你们的要求去做,就叫老,还有些人觉得骂美国就像骂他们的祖先一样,我觉得这些都是很荒谬的。我爸爸是真正爱国,站在第一线,跟美帝、跟敌视中国的国家去抗衡,这些地方是真的需要他的。没有人可以说他老了,这点代表这些人没有水准。

李敖谈儿子李戡

Qyuedu:确实这些年来媒体对待李敖的态度有了不少的变化,从推崇赞赏到怀疑批评,你觉得问题出在哪里?

李戡:我爸爸没变,是媒体变了。有媒体说他不敢批评大陆的现状,可是为什么非得他去批评?你们媒体很强,你们在这个土地上住了几十年了你们可以去谈嘛。大陆的问题,我爸爸像是个旁观者,中国内地的状况不见得都了解,他在行的是在哲学和历史角度上看问题,他是站在国家的立场上去谈,他做真正需要他做的事情。自己关着门骂来骂去是没有用的。可怜的是这些媒体,变的是他们。

李敖谈儿子李戡

Qyuedu:看得出来你对父亲非常崇拜,就算是在青春叛逆期你也没有对抗过他吗?

李戡:因为我觉得没什么好反抗、违逆他的。一般的年轻人叛逆都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情,为了穿鼻洞穿舌环、染头发或感情的事情跟父母争辩,我觉得那都很幼稚、很没有意义。除了这些我没什么好跟我爸爸吵的,我不可能跟他吵学问。

Qyuedu:那他对你的未来的人生有什么期盼吗?大家都在说李敖正在努力推出你做他的接班人。

李戡:他还好了,觉得让我自己好好去发展,他不会去干涉。我觉得接班也很好,早晚要接班,我可以担任这个角色。当然他现在也还没有退下来,也还很凶悍,很多人到他这个年纪早就已经退休了,到处享福了。你可以说他骂美国人就是老了,但你就是不能否定他这种精神,一辈子的斗士。

Qyuedu:所以你也愿意像他一样做一辈子的斗士?有准备了吗?

李戡:我只是说希望,不敢说肯定。我说的这种斗士不是指整天看什么不满就要打架一样,斗士就是在大方向上站在正义的一方,做我们认为对的事情,发挥正义感。应该说我们做事要有斗士的精神,而不是做什么事都要去争抢、很有侵略性的姿态。

Qyuedu:父亲对于你来说是高山仰止,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可能翻过这座山呢?

李戡:我不可能超过他。我做不到,我只能尽量维持、延续他的精神,我不可能创造出比他更高的成就。

真见到李戡,一个清秀文气的男孩,大学里常见的学生的样子。纵然他欲“极论天下事”,却终究还是18岁的孩子。

我们闲聊着,说他一天到晚疲于应付媒体也不容易,访问的内容都差不多,恐怕车轱辘话也说了不少。他却说:“我还好啊。这些天已经学会好多了。我还准备了好多好话没机会说呢。”桌上,放的不是他自己的新书《李戡戡乱记》,倒是摆了他老爸李敖痛批美帝的新书《阳痿美国》。李敖在上节目推荐新书的时候,也在一边放着儿子李戡的书。父子俩都深谙利用传媒之道,乐于共谋制造话题。

尽管如此,这个男孩还是难于让人得出他比同龄人成熟老练、富于心机、更加世故的结论。他只是李敖的儿子,深受父亲影响,也深深崇拜父亲的18岁男孩。他用父亲的方式开始走自己的路,备受关注,却并未因此变得复杂。

他真诚地表达着自己对这个国家的热爱,他喜欢《黄河大合唱》,并学会了用自己喜欢的钢琴演奏这首曲子。明年五四,他将与指挥家余隆合作演出此曲。话语中满是兴奋,并没有很多人怀疑的那种“投机讨好”内地的嫌疑。他坚定自己要接父亲的班的事实,却对于这个接班人的未来身份一片懵懂。

他上了北大,选择了经济学作为专业,却还未完全明白这个选择对自己的将来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学了一定有用”。就连百度他的粉丝吧里,他的粉丝都比他老成,觉得作为他的粉丝不能像一般粉丝那么幼稚,开的话题一上来就是严肃的经济问题。而李戡同学,觉得自己还没有能力讨论那样的大话题呢。

也许所有人都会好奇,在父亲的羽翼下,未及成年便开始露出锋芒的李戡,究竟可以走到多远,走到多宽?而他,作为新一代人,是不是能够比父亲更富于洞见,是不是有更新更宽广的视角来面对这个时代呢?

现在对视父如天的李戡提这样的问题,似乎有些不厚道。他要走的路真的还很长,远未到得出确定结论的时候。

相关阅读
  • 李戡保爸爸李敖遗愿 李敖之子李戡:父亲的后事将一切从简

    李戡保爸爸李敖遗愿 李敖之子李戡:父亲的后事将一切从简

    2018-12-20

    “不举行任何活动,一切从简。”今日下午在台北荣民总医院中正楼一楼举行的记者说明会上,李敖之子李戡表示家人将会按照与李敖的生前约定,在父亲辞世后,不会有更多的活动。据台湾媒体报道,李敖于今日上午10时59分在荣总病逝,李戡和李敖的主治医生共同出席了这次的说明会,向媒体介绍了李敖病中的一些情况。李戡说,父亲病逝时。

  • 李戡名字由来 李敖之子李戡:我还是很爱国的 祖国会越来越好

    李戡名字由来 李敖之子李戡:我还是很爱国的 祖国会越来越好

    2018-12-20

    7月16日,李戡在香港出席香港书展活动。IC资料即将迎来22岁生日的李戡,最近推出了自己第二本新书,内容有关国共合作的历史。与同龄人相比,这着实罕见。不过距离他“禁书等身”的父亲李敖,还离得非常遥远。9年前的北大,李敖抛出长长的禁书名单,成为那次演讲的经典一幕。“知识层面上,我是一辈子超越不了他”。

  • 鲁豫采访李戡 专访李戡:继承父亲的反骨 也更理解他的孤独

    鲁豫采访李戡 专访李戡:继承父亲的反骨 也更理解他的孤独

    2018-12-20

    提起李戡,多数人会脱口而出“李敖之子”、“小李敖”,似乎这些头衔和标签会一直伴随着这个92年的大男孩。在今年的香港书展上,李戡西装革履,架着一副标志性的眼镜,已然褪去17岁那年青涩的模样。“少年出书”、“北大毕业”、“痛批台湾教育”,自幼备受媒体、学界瞩目的他,在父亲李敖去世之后,再度面对镜头,更多了一份坚定和担当。

  • 李敖的儿子李戡 李敖亲笔遗嘱公开 儿子李戡为主要受益人

    李敖的儿子李戡 李敖亲笔遗嘱公开 儿子李戡为主要受益人

    2018-12-20

    著名作家李敖相信大家都不会感到陌生,除了他曾经出版过不少经典的文学作品之外,婚姻生活也一直是网友八卦的对象。李敖曾经有过不止一段的婚姻生活,除了婚生子之外还有私生女,可能是担心自己的子女在自己死后因为遗产分配问题引发大战,所以李敖在生前就已经留下了医嘱。近日李敖的私生女宣布将争夺遗产,这边李敖的儿子就公布了李敖亲笔遗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