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铁生秋天的怀念 史铁生《秋天的怀念》原文及赏析

2019-07-17 - 史铁生

我狠命地捶打这两条可恨的腿,喊着:“我活着有什么劲!”母亲扑过来抓住我的手,忍住哭声说:“咱娘儿俩在一块儿,好好儿活,好好儿活……”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病已经到了那步田地。后来妹妹告诉我,她常常肝疼得整宿整宿翻来覆去地睡不了觉。

史铁生秋天的怀念

那天我又独自坐在屋里,看着窗外的树叶唰唰啦啦地飘落。母亲进来了,挡在窗前:“北海的菊花开了,我推着你去看看吧。”她憔悴的脸上现出央求般的神色。

“什么时候?”“你要是愿意,就明天?”她说。我的回答已经让她喜出望外了。“好吧,就明天。”我说。她高兴得一会坐下,一会站起:“那就赶紧准备准备。”“唉呀,烦不烦?几步路,有什么好准备的!”她也笑了,坐在我身边,絮絮叨叨地说着:“看完菊花,咱们就去‘仿膳’,你小时候最爱吃那儿的豌豆黄儿。

史铁生秋天的怀念

还记得那回我带你去北海吗?你偏说那杨树花是一毛一毛一虫,跑着,一脚踩扁一个……”她忽然不说了。对于“跑”和“踩”一类的字眼儿。她比我还敏一感。她又悄悄地出去了。

她出去了。就再也没回来。

邻居们把她抬上车时,她还在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我没想到她已经病成那样。看着三轮车远去,也绝没有想到那竟是永远的诀别。

史铁生秋天的怀念

邻居的小伙子背着我去看她的时候,她正艰难地呼吸着,像她那一生艰难的生活。别人告诉我,她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那个有病的儿子和我那个还未成年的女儿……”

又是秋天,妹妹推我去北海看了菊花。黄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洁、紫一红一色的花热烈而深沉,泼泼洒洒,秋风中正开得烂漫。我懂得母亲没有说完的话。妹妹也懂。我俩在一块儿,要好好儿活……

【赏析】

史铁生(1951年1月4日-2010年12月31日),原籍河北涿县,1951年出生于北京,当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196一9年去延安一带插队,因双一腿瘫痪于1972年回到北京。后来又患肾病并发展到尿毒一症,需要靠透析维持生命。

自称“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史铁生创作的散文《我与地坛》鼓励了无数的人。其他作品还有《老屋小记》《命若琴弦》《我的遥远的清平湾》《病隙碎笔》《务虚笔记》《我的丁一之旅》等。

《秋天的怀念》是史铁生对已故母亲的回忆,表现了史铁生对母亲深切的怀念,对母亲无尽的爱,以及史铁生对“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悔恨。有人说:“寥寥几百字把自己对母亲的爱与自己少不更事的追悔挥撒地淋一漓尽致,表现了母爱的无私,理解与伟大。他没有对病痛屈服,病痛反而使他写出了这样字字珠玑的文章。我们被他深深地折服了,感动了。”深以为然。

相关阅读
  • 史铁生为什么瘫痪 史铁生:地坛的每一棵树下我都去过

    史铁生为什么瘫痪 史铁生:地坛的每一棵树下我都去过

    2019-07-17

    我第一次去地坛,只记得是冬天的书市期间。下了车不用问路,跟着众人走便是。迎面过来的人或多或少地拎着书。公园里人太多,书也不便宜,我挑三拣四了一会儿,就找个幽深的路径走。天坛、地坛、日坛和月坛,只有地坛因为一个作家的缘故,更负盛名,很有中国人文传统。不知不觉中,我从一个热爱文学的少年,变成为生活奔忙的中年人。

  • 史铁生为何不提他父亲 史铁生:你最好生在一个普通知识分子的家庭

    史铁生为何不提他父亲 史铁生:你最好生在一个普通知识分子的家庭

    2019-07-17

    你最好生在一个普通知识分子的家庭。也就是说,你父亲是知识分子但千万不要是那种炙手可热过于风云的知识分子,否则,quot;贵府名门quot;式的危险和不幸仍可能落在你头上:你将可能没有一个健全、质朴的童年,你将可能没有一群浪漫无猜的伙伴,你将会错过唯一可能享受到纯粹的友情、感受到圣洁的优伤的机会,而那才是童年,才是真正的童年。

  • 史铁生我与地坛 在地坛怀念史铁生

    史铁生我与地坛 在地坛怀念史铁生

    2019-07-17

    来北京之前,儿子云楷读了史铁生的《秋天的怀念》,又拿来《我与地坛》读,边读边责备史铁生:“他怎么能让妈妈那样的担心和难过,直到她去世,才思悔过。”我不与他辩论,只是慢慢地说:“你这个年纪,没有经历过苦难,如何能理解年轻的他突然瘫痪的绝望?没有为人父母,自然也无法对他母亲那份痛彻心扉又无可奈何的爱感同身受。

  • 史铁生散文 史铁生《我与地坛》

    史铁生散文 史铁生《我与地坛》

    2019-07-17

    史铁生,1951年生于北京。1969年赴延安插队,1972年双腿瘫痪回到北京。1974年始在某街道工厂做工,七年后因病情加重回家疗养。1979年开始创作小说,散文,而《我与地坛》就是经典散文!我很少看散文,目前看过的散文屈指可数,这本书是朋友强烈推荐的,我入手之后摸到封面的棉麻质感顿时有种岁月的厚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