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纵横家 战国之后 纵横家依然很活跃。

2019-07-05 - 纵横家

纵横家以利害动人,凭借一张利口搅动天下风云,他们在列国纷争的战国时代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主父偃-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

主父偃是临淄人,早年曾经学习纵横之术,此时天下已定,汉朝皇帝推行无为而治,主父偃的专业并不对口,所以很难找到工作。为了赶时髦,他转了专业,学起了诗书,向主流靠拢。

秦汉纵横家

推恩令的实行让主父偃的纵横学得到了很好的检验,而后的日子,随着工作的顺利进行,主父偃便撸起袖子亲自上阵了。

看看张仪、苏秦的履历,我们发现他们身上都有这样一个特点:就是早年穷困,饱尝人情冷暖,最后都是大器晚成,达到一鸣惊人的人生反转。

秦汉纵横家

得到汉武帝重用之后的主父偃开始恣意挥洒自己的才华,他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将自己的知识“变现”,所以他的行为也就变得无所顾忌。

在收拾了燕王和齐王之后,诸侯王们战战兢兢,开始发动舆论来攻击主父偃,此时的汉武帝也想缓和一下中央与诸侯的矛盾,便收押了主父偃。最后,御史大夫公孙弘给了主父偃致命一击:齐王自杀无后,国除为郡,入汉,主父偃本首恶,陛下不诛主父偃,无以谢天下。乃遂族主父偃。

秦汉纵横家

主父偃是一位敢作敢当的人物,早年没有到好的时机而穷困潦倒,等到汉武帝出现,人生才出现转机。偃数见,上疏言事,诏拜偃为谒者,迁为中大夫。一岁中四迁偃。

暴富暴贵正是他若期待的人生,最终却被汉武帝“族灭”,早在预料之中,但能在短暂的时间中发出最大的光和热已经足够了。至于名声,不过是身后虚无的东西而已。

秦汉纵横家

魏征,人生最过完美的纵横家

在影视剧和文学作品中,魏征留给我们的往往是一副忠贞谏君的诤臣形象,事实上,这仅仅是他职业生涯的中一个身份而已。

观察纵横家的履历,我们发现成功的纵横家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加强专业知识的学习,同时广泛阅读,形成大量的知识储备,以便在将来的发挥中能够游刃有余。

魏征一生历经元宝藏、李密、李建成、李渊、窦建德、李世民六个老板,最终让他青史留名的却是他积极谏言,和唐太宗构成了君臣关系上有名的”黄金搭档”。

劝降李绩,纵横家才能得到发挥

此诗作于唐高祖武德二年,魏征投唐后请命劝降李绩的途中。混迹与群雄之中,魏征多年以来做的秘书加参谋的工作,这次是独立上岗的开始,也是他立功的机会。

这时候,李绩还在以李密的名义守着黎阳,魏征休书一封:始魏公起叛徒,振臂大呼,众数十万,威之所被半天下,然而一败不振,卒归唐者,固知天命有所归也。今君处必争之地,不早自图,则大事去矣。勣得书,遂定计归,而大发粟馈淮安王之军。

史书往往微言大义,将一些大事件轻描淡写,让我们了解某一事件时产生误解。

李绩的投唐哪是一封信就能够做到的?虽然是老朋友,但关系到身家前途的事必然经过多伦磋商。

可以说,劝降李绩是魏征纵横家才能的最佳表演。

到了今天,纵横家的事迹已经远去了,可是他们的思想、策略对现在的世界仍然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相关阅读
  • 纵横家名言 合纵抗秦 死间灭齐 纵横家以命报燕

    纵横家名言 合纵抗秦 死间灭齐 纵横家以命报燕

    2019-07-05

    在后人心目中,纵横家,其主要目的并非是为了辅佐某国的君主,更多是实现自己在乱世成就功名的政治梦想,朝秦暮楚,事无定主,反复无常,这些词在那个时代似乎经常被拿来形容那些纵横家们。纵横家所崇尚的是权谋策略及言谈辩论之技巧,其指导思想与儒家所推崇的仁义道德大相径庭。因此,历来学者对纵横家们多识讥讽贬低,少有推崇者。

  • 纵横家是什么意思 《秦时明月》大盘点:盖聂 纵横家的叛逆者

    纵横家是什么意思 《秦时明月》大盘点:盖聂 纵横家的叛逆者

    2019-07-05

    在《秦时明月》的众多门派中,要说那一个门派最有气势,那肯定是鬼谷了,这个在盖聂口中的小门派,每一代纵横家都是驰骋天下的英雄,他们“虽一人之力而强于百万之师,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所谓:苍生涂涂,天下寥寥,诸子百家,唯我纵横。但是什么是真正的纵横家呢?卫庄是,但是盖聂不是,盖聂是纵横家的叛逆者。

  • 战国纵横家 大秦帝国犀首是谁?纵横家“犀首”公孙衍简介

    战国纵横家 大秦帝国犀首是谁?纵横家“犀首”公孙衍简介

    2019-07-05

    导读:公孙衍,战国魏阴晋人,尝为秦大良造,后相魏,又以“五国相王”故事佩五国相印,史书多以犀首称之。公孙衍,魏之阴晋人。公孙衍于秦惠文王五年(公元前333年)在秦,为大良造,后居魏。战国时期纵横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主张诸国合纵抗秦。公孙衍于秦惠文王五年(公元前333年)在秦,为大良造,后居魏。楚使者陈轸。

  • 孟子纵横家 纵横家苏秦多姿多彩的一生 让人叹为观止

    孟子纵横家 纵横家苏秦多姿多彩的一生 让人叹为观止

    2019-07-05

    苏秦风尘仆仆回家的时候,最想要的也许是家人给予的温暖。一声问候,几句安慰,也许能使自己的心好受些吧。苏秦自嘲般笑了笑。他实在已身心俱疲。在这之前,苏秦看到了秦国的强大,他兴致勃勃想要去游说秦王。秦王说得很客气,但态度很坚决:“愿以异日。”(有机会的话我会用你的,虽然我不知道有没有那么一天。)苏秦的热情如火突然顶头被抛了一桶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