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思成儿子 北京迁府和梁思成的被神化

2019-05-21 - 梁思成

梁思成的建议,其实和今天的北京迁府关系不大,而梁思成也并非一直代表着真理。

蔡非

据说建国初期,梁思成曾对北京市领导人说:我们将来认识越提高,就越知道古代文物的宝贵……五十年后,有人会后悔的。

梁思成儿子

梁思成建议将北京政府中心西迁搬出内城,而苏联专家的意思则是让政务中心放在旧城区以内。1951年,最后决定以苏联专家意见为准规划首都。

今天有不少人认为梁思成是对的,他们振振有词认为北京今天的拥堵状况就是证明,而2019年初宣布的北京市政府搬迁到通州更是证明。

梁思成儿子

但如果我们细看历史,会发现梁思成的建议,其实和今天的北京迁府关系不大,而梁思成也并非一直代表着真理,城市规划是一门不断进步的科学,梁思成当年的规划思想,放到今天不少也已经过时。

梁思成儿子

那么梁思成当年的城市规划方案,主要有哪些呢?我查了一下史料,主要有:

一、从古城整体保护的思路出发,建议将行政中心移到西郊,具体位置在月坛到公主坟一带。

二、对新城区进行功能分区,比如说办公区是一大片,有十平方公里;然后南边是商业区,西、北边是居住区,整体以二层楼的建筑为主。

三、把北京老城区即城墙内的区域整体保留下来,作为历史博物馆或者陈列馆。

遗憾的是,以现在城市规划的眼光来看,梁思成的这三点,恐怕都有问题。

先谈第一点,如果按梁思成的方案,北京政府中心会迁到距离天安门以西五公里,在当时这五公里已经搬出了旧城,而在今天的北京来说却仍然在三环以内,所以这种搬迁对解决今天北京的拥堵问题实际是没有意义的,有经济学家根据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罗伯特·威廉·福格尔的“反现实模拟”分析,也得出了一样的结论。

今天的北京市政府搬迁到距离天安门东南26公里的通州,这已经远远超越了50年代梁思成的想象。

再看第二点,梁思成当时所信仰的是柯布西耶的“光辉城市”、《雅典宪章》的功能主义城市规划,把商业和居住分开,行政全部分开,功能分区,助长交通等等。

没错,这就是我们在美国看到的那种去个超市要开车十几公里的城市,先不论这种规划对于建国初期的中国城市是否合理,在上世纪60年代,国际规划界已经普遍放弃了这种功能主义的城市规划,认为这种规划会扼杀城市活力,不利于发展有生气的城市生活,现在就连美国都在反思这种城市模式。所以梁思成的规划思想并不真正领先。

最后谈第三点,老实说,梁思成的那种以文物保护为目的的城市规划,在理想层面看起来很美好。但反对意见也有:

首先,在西郊另建新城,需要大量迁移人口,重建基础设施,等于在建国初年再造个北京城。而新生的中国毕竟不是封建王朝,放着现成的旧城不用,却要大兴土木就为了修“官衙”,这在经济上是否合理?

其次,中国传统的木制建筑,城楼是需要有人入住并不断维护的,如果把北京城的那些庙宇和古建筑整体封闭起来,不让人进入,由极少数专业人员保护,结果人迹罕至,虫鼠盛行,实际上根本起不到保护的作用。

最后,实际上梁思成的规划方案并未完全被放弃,在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央认识到把全部政府机构集中在城内非常危险,于是,从1953年开始,“四部一会”及其他一系列机关办公楼在西郊三里河一带修起来,这又算是部分实现了梁思成的想法。

很多人误解,以为城市规划是一张图纸管100年,但实际上城市规划作为一门科学也在不断地前进,无论是东洋的东京、京都,还是西方的巴黎、伦敦、纽约,其实都是这样不断地改造,某些公众号文章里鼓吹的“拆了老城墙后的北京不会伟大”,其实还是读少了历史的缘故。

相关阅读
  • 梁思成建筑奖 梁思成关门弟子用18年3D“复活”圆明园

    梁思成建筑奖 梁思成关门弟子用18年3D“复活”圆明园

    2019-05-21

    站在圆明园的一片废墟上,如何才能“看”到她昔日繁华的模样?过去只能依靠想象,而在数字时代戴上一副AR眼镜就能让你真的“看见”。近年来,虚拟现实给旅游领域带来了新的体验,尤其是在文化旅游项目中,借助虚拟现实手段,为长期以来让文物界两难的“保护”和“利用”问题架起了一座新的桥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清华大学郭黛姮团队的“再现圆明园”项目。

  • 梁思成故居及清华新林院

    梁思成故居及清华新林院

    2019-05-21

    nbsp;天渐渐的黄昏。幕布低垂,位于曲巷深处的清华大学新林院8号梁思成故居被萧索寒风笼罩着。70年前,年轻的林洙女士迈入了这座当时还很新式的平房,走进女主人林徽因古色古香别有洞天的起居室。“这是一个长方形的房间,北半部作为餐厅,南半部为起居室。靠窗放着一个大沙发,在屋中间放着一组小沙发。靠西墙有一个矮书柜。

  • 梁思成老婆 梁思成的第二任妻子——林洙

    梁思成老婆 梁思成的第二任妻子——林洙

    2019-05-21

    2004年6月,林徽因诞辰一百周年,一本名叫《梁思成、林徽因和我》的书出版。很多人和我一样,看了这本书才知道,原来林徽因并不是梁思成唯一的妻子,在她去世七年之后,清华大学建筑系秘书林洙成了梁思成的伴侣,陪他走完余生。难以想象,林洙需要多大的动力,才能顶住完美前妻的璀璨光环,走进一个六十一岁老人的生活。

  • 梁思成父亲 兴城八旬翁手绘12米城市全景图 曾师从梁思成

    梁思成父亲 兴城八旬翁手绘12米城市全景图 曾师从梁思成

    2019-05-21

    毕业于清华建筑系师从梁思成所画的3000多座建筑精细到每幢楼14公里的城市风光、3000多座建筑,2根碳素笔、10多根彩笔、12米长卷,这是葫芦岛八旬老人历经3个月艰难劳动的心血之作。如果你家就住在葫芦岛兴城市,你都能在这幅画中找到自己的家。quot;搞了一辈子建筑设计规划,兴城城市建筑很多有特点的都是我设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