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友兰阅读 我的读书经验 冯友兰阅读答案

2019-06-22 - 冯友兰

①我7岁上学就读书,一直读了80年,基本上没有间断,不能说对于读书没有一点经验。我所读的书,大概都是文、史、哲方面的,我的经验总结起来有四点: , , , 。

②先说第一点。古今中外,积累起来的书真是多极了,浩如烟海。但是,书虽多,有永久价值的还是少数,我们要学会选择。可以把书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要精读的,第二类是可以泛读的,第三类是只供翻阅的。我们心里先有了这个数,就可以随着自己的专业选定一些需要的书来读。

冯友兰阅读

③读的时候先要解其言,这就是说,首先要懂得它的文字,它的文字就是它的语言。语言有中外之分,也有古今之别,这叫语言文字关。攻不破这道关,不知道关里边是些什么东西,只在关外指手画脚,那是不行的。当然,攻语言关,要先作许多准备,用许多工具,如字典和词典等工具书这类。

冯友兰阅读

④中国有句老话说是“书不尽言,言不尽意”,读书时即使书中的字都认得了,话全懂了,也未必能知道作书人的意思。从前人说,读书要注意字里行间,又说读诗要得其“弦外音,味外味”。这都是说要在文字以外体会它的精神实质。

这就是知其意。司马迁说过:“好学深思之士,心知其意。“意”离不开语言文字,但有些是文字所不能完全表达出来的。如果只局限于语言文字,死抓住语言文字不放,那就成为死读书了。语言文字是帮助了解书的意思的拐棍。既然知道了那个意思以后,最好扔了拐棍。这就是古人所说的“得意忘言”。在人与人的关系中,过河拆桥是不道德的事。但是,在读书中,就是要过河拆桥。

⑤上面所说的“书不尽言,言不尽意”之下,还要加一句“意不尽理”。“理”是客观的道理,“意”是著书人的主观认识。人总是人,不是全知全能。他的主观上的体会和判断,同客观的道理总要有一定的差距,有或大或小的错误。

所以读书只到“得其意”还不行,要把前人的“意”作为参考,和自己明白的那些客观道理,互相比较,互相补充,互相纠正。这就可能有一个比较正确的“意”。这个“意”就是自己的。读书到这个程度就算是能够现学现用,把书读活了。

⑥会读书的人能把死书读活,不会读书的人能把活书读死。把死书读活,就能使书为我所用;把活书读死,就是使我为书所用。能够用书而不为书所用,读书就算读到家了。

(选自《冯友兰读书与做人》,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11版,有删改)

相关阅读
  • 冯钰冯友兰 “扬雄在我心中就是冯友兰”

    冯钰冯友兰 “扬雄在我心中就是冯友兰”

    2019-06-22

    提起“汉代”“成都”“文学”这三个关键词,你可能会首先想到司马相如,这位因“琴挑文君”的典故而浑身充满浪漫色彩的西汉辞赋家,也许承包了当代人对西汉蜀地文学的大部分记忆。实际上,在他之后几十年,另一位追寻着他的人生轨迹入世的文人,从后世那里得到了更高的评价,而他的人生,则更为传奇跌宕。他就是扬雄。3月25日晚。

  • 冯友兰先生 冯友兰:怀念金岳霖先生

    冯友兰先生 冯友兰:怀念金岳霖先生

    2019-06-22

    金岳霖(1895年7月14日1984年10月19日),男,字龙荪,祖籍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县,出生于湖南长沙。他把西方哲学与中国哲学相结合,建立了独特的哲学体系,著有《论道》、《逻辑》和《知识论》。怀念金岳霖先生冯友兰金岳霖先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哲学研究》1985年第9期发表了他的《中国哲学》文,也是出于纪念的意思吧。

  • 冯友兰演讲 冯友兰:把口吃转化为演讲的优势

    冯友兰演讲 冯友兰:把口吃转化为演讲的优势

    2019-06-22

    有句话讲“慧心者多口吃”,当代大哲学家冯友兰的口吃与他的哲学成就一样闻名。当年,冯友兰自美国归来,在清华开“古代哲人的人生修养方法”讲座,首次听讲者达四五百人,第二周减到百余人,第三周只余二三十人,四五周后竟只有四五人听讲,因为他的口才不堪卒听,一句“學而时习之”的“而”字,要“而”一分多钟,讲到“顾颉刚”。

  • 冯友兰简介

    冯友兰简介

    2019-06-22

    冯友兰,字芝生,河南唐河人。1912年入上海中国公学大学预科班,1915年入北京大学文科中国哲学门,1919年赴美留学,1924年获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中州大学、广东大学、燕京大学教授、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兼哲学系主任。抗战期间,任西南联大哲学系教授兼文学院院长。1946年赴美任客座教授。1948年末至1949年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