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其昌行书代表作 孔达达:说不完的董其昌

2019-07-17 - 董其昌

随着上海博物馆“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帷幕的拉开,艺术界再一次掀起了对晚明书画家董其昌的热烈讨论。“董其昌大展”共展出来自15家海内外收藏机构的董其昌及相关作品154件(组),力求从多个侧面完整地呈现董其昌的文化成就。

董其昌行书代表作

董其昌之所以重要,不仅因为他在书画上所取得的造诣,更重要的是他重新梳理了古代书画发展的历史,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晚明时期的书画评价标准,他的书画创作和品评理论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董其昌行书代表作

在董其昌之前的明代,人们以一种线性演进的方式看待中国绘画的发展进程。最典型的莫过于王世贞的“五变论”,他在《艺苑卮言》中这样写道:“人物自顾、陆、展、郑以至僧繇、道玄一变也。山水至大小李一变也;荆、关、董、巨又一变也;李成、范宽又一变也;刘、李、马、夏又一变也;大痴、黄鹤又一变也。”王世贞所强调的是绘画发展史上的几个关键的转折点,正是这些跨时代的人物造就了艺术发展的历史。

董其昌行书代表作

董其昌建立了一种新型的画史观,他受禅学启发,将山水画家按照风格分为两大类,称为“南北宗”,北宗的创始者李思训和李昭道父子以青绿山水著称,南宗则以王维为宗主善画水墨山水。(亦有研究显示“南北宗论”并非董其昌首创,但是董对此理论的完善和推广所起到的关键性作用却是不可争的现实。

董其昌行书代表作

)“南北宗论”实际上是根据画家的传承关系,建立了一个山水画发展的谱系,该谱系将王维文人式的绘画风格视为画史正脉,推崇备至,也正因为董其昌及其追随者的大力推崇,“南北宗论”逐渐成为晚明时期绘画评论的一个标尺,并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时至今日,文人画仍然被很多人视为品级最高的一种绘画风格。

相比在书画理论上所取得的成就,董其昌的绘画本身,在我看来并没有那么突出。以今人的标准来看,他的绘画缺乏强烈的个人风格,这可能跟他所主张的摹古思想有关,董所崇尚的是一种集古人之大成的绘画风格,尽管他也追求新意和变化,但却始终难以脱离古人的影子,并未创立独树一帜的个人风格。

尽管如此,董其昌在绘画甚至是文化理论上所取得的成就,他的身份和地位,他本人及其朋友圈所拥有的强大的社会影响力,以及他所处的松江地区在当时经济和文化等领域所表现出的地区优势,都强化了他在书画方面的知名度和认同度,使其成为晚明书画界的一面旗帜。

董其昌在文化领域的影响是多方面的,他的书法被清代皇帝大力推崇,尤其是康熙帝。正如唐太宗强化了董的偶像王羲之在书法史上的崇高地位一样,康熙对董其昌的推崇,无疑也提升了其在书法史上的地位。董其昌的书法,尤其是本次展览占较大比例的行书作品,妍媚和灵动,尽管在用笔上有意地加入涩笔,以弱化甜腻的感觉,但是相对于明代官方盛行的以欧阳询和赵孟頫两种风格为宗演变而来的台阁体而言,整体缺乏庄严厚重之气。

相关阅读
  • 董其昌字体 古帖图片欣赏——董其昌草书《千字文》

    董其昌字体 古帖图片欣赏——董其昌草书《千字文》

    2019-07-17

    董其昌的书法,吸收古人书法的精华,但不在笔迹上刻意模仿,兼有“颜骨赵姿”之美。董其昌的书法成就也很高,董的书法以行草书造诣最高,他对自己的楷书,特别是小楷也相当自负。董其昌虽处于赵孟頫、文征明书法盛行的时代,但他的书法并没有一味受这两位书法大师的左右。他的书法综合了晋、唐、宋、元各家的书风,自成一体。

  • 董其昌书画展 内地规模最大董其昌书画艺术展揭幕

    董其昌书画展 内地规模最大董其昌书画艺术展揭幕

    2019-07-17

    内地规模最大董其昌书画艺术展揭幕董其昌极为推崇苏轼,这件苏轼的《行书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赋卷》曾为董其昌好友陈永年宝藏,作品上虽没有他的题跋,但应熟知并鉴赏过。(上博供图)6日,展览先期向媒体开放。董其昌书法绘画珠联璧合之作《昼锦堂图并书记卷》(局部)。(上博供图)本报讯(记者李婷)备受期待的《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日前在上海博物馆拉开帷幕。

  • 董其昌人品有争议 草书却写得如此清新脱俗

    董其昌人品有争议 草书却写得如此清新脱俗

    2019-07-17

    书画爱好者们大多知道,董其昌的书画成就绝对是堪称大家,同时,也一直背着欺男霸女的恶名,其人品饱受争议。万历四十四年,这是董其昌晚年最难熬的落魄时期,因为欺凌乡里的缘故,一些被煽动的读书人将董府数百间画栋雕梁、朱栏曲槛的园亭台榭尽付之一炬。乡民们索性将董其昌建在白龙潭的书园楼居焚毁,还把董其昌手书“抱珠阁”三字的匾额沉在河里。

  • 董其昌书法作品 想了解墨法?先从探董其昌书法作品起

    董其昌书法作品 想了解墨法?先从探董其昌书法作品起

    2019-07-17

    古今书法的创作中,对于愿色变化大多数的作者都遵循着一种车流的审美感更多的将书写投向用笔与结字形态的变化。对于淡量的应用直处于谨慎的态度。淡墨在董其昌的书画作品中呈现出了新的审美观照。打破了传统“谈量伤神”与表现。起乎我们对谈是语言的预料和想像。在董其昌的笔下,换惠与其他书写语语言的结合,为我们营造了一个明净、清秀、通透的书法意境。